是白堇啊.

 霍格沃兹背景的偶练同人语c。
也就是Harry Potter。
不了解也没关系的,稍稍百度一下。
或者直接来也行的哦?
毕竟最最最基本的群公告已经说明了。
感兴趣的话请务必来看看呀。
没有审核!但是!!咱来了就好好玩吧!!!
管理组很善良群成员很热情。
真的不考虑一下吗?
-
群号:775479029

-

占tag歉。

[彬邦]在远方等你(上)

·年龄控制有
·小学生文笔不喜求轻喷
·欧欧西是我的,美好都是他们的
·请勿上升真人



1
  胡致邦在他的花痴同桌第n遍向他疯狂安利学校后门对街的那家花店后,终于还是来到这里了,真的是很无奈啊。
  胡致邦看了眼不远处准备躲着等他的女生,叹了口气。
  “只是一家花店,肯定不能够吸引她的,应该是员工...”胡致邦小声念叨着抬头望向店面的装潢,心下不由得感慨:其实还是挺好看的,至少比我见过的那些要独特。
  胡致邦歪歪头想看店里,奈何橱窗摆着的修剪好的植物挡住了店内的模样。好奇心促使胡致邦踏上台阶走进店。
  店里静悄悄的,阳光沿窗户撒下,落在那人精致的脸庞,落在那人如蝶翼扑闪般的睫毛上,仿佛将那人镀上了金边。
  恰好碰上他抬眸,胡致邦有点懵了,视线慌乱地到处飘。无意间瞥见他胸前带有名字的胸针——郑锐彬。
  “不好意思,刚刚在看书所以没注意到有客人,请问您需要什么?”郑锐彬合上书站起身看着那边发懵的胡致邦。心说给其他人放假了自己一个人留在店里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。他一眼就认出来了,这是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啊。
  胡致邦怔怔地看着他:“我...来看看,想买花。”说完后眼睛心虚地往左上瞟迅速低下了头。他觉得,虽然郑锐彬笑得不太自然,但还是很好看。
  郑锐彬注意到人的小动作,想起了某本心理学书上说的,眼睛往左上瞟是撒谎的标志。郑锐彬了然地笑了笑走到他面前:“花要送谁?”



2
  胡致邦把那束被制成干花的雏菊递给他同桌时,对方特别激动,拉着胡致邦问这问那没个停,比如“他好看吗”、“他声音怎么样”之类的。
  虽然胡致邦不是很想听,但还是很认真地一个一个回答:“感觉店长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,声音很好听很有辨识度,性格好像也很好。”但是他没告诉他同桌,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,包括微信和企鹅。
  正当女生准备说想追郑锐彬时,她忽然看到有人站在胡致邦身后不远处,她有些惊讶又带点激动地对胡致邦疯狂指着他身后,胡致邦被她这表情变化搞得一愣一愣的,眨了眨眼懵地转过身去看。
  “郑锐彬...?”胡致邦看着郑锐彬捧着一束花站在那笑着看他。
  郑锐彬穿长款风衣也还是很好看。胡致邦表面上没有什么动静,其实内心戏十足。
  被叫到的人看了看手里的花:“这是有人送你们学校老师的,”他双眸含笑,也不着急去送花,十分有耐心地站在那回答,“邦邦你身后那位...好像是我们店的常客?”其实郑锐彬只见过她两三次,其他时候都是朱正廷蔡徐坤他们和自己讲的。
  胡致邦看得有些入迷了,他同桌叫了很多次都没反应,最后是郑锐彬走近来揉了揉胡致邦的头,他才回过神来问怎么了。
  在胡致邦看来,一个人捧着一束花,阳光撒在他身上,而他正站在不远处弯眸对着你笑。这简直就是漫画里和泡沫剧中才会出现的画面,而就在刚刚,那个被自己说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,居然就这样站在那。
  “那我先去送花了,有事联系我。”郑锐彬拿出手机晃晃,走前还拨弄了几下胡致邦的刘海夸好看。
  留下胡致邦二人在原地呆呆地看着,小女生拍了拍胡致邦的肩膀特别激动的跑走了,而胡致邦,打算将那个画面画下来。
 
 
 
3
  最近胡致邦越来越频繁地去花店,虽然有时郑锐彬不在,但也从他的朋友们口中了解了更多关于他的事情。
 
  胡致邦被朋友约出来,说得好听是写生,其实是野餐。不过他还是带了画板,和朋友打声招呼后,胡致邦找了个离他们远点的地方,倚着一棵树坐下,拿着画板看了看四周准备下笔。
  “郑锐彬...?”胡致邦怕认错还多看了几眼,真的是他!他正在逗一只金毛玩,两眼弯弯笑得十分好看。“原来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是这样的。”胡致邦下意识地提笔开始绘画,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有关于郑锐彬的美好画面。
  专心致志地绘画使胡致邦没有注意周围,当胡致邦快画完,身旁突然出现了一双脚。他顺着往上看——糟了。胡致邦连忙把画板往怀里护,心里祈祷着对方什么都没看到。
  “邦邦,戴发带很好看啊。”郑锐彬本来只是路过,但是发现这小孩有点眼熟,就想凑近看是不是认错人了,结果看到他正在画画,而画中人竟然是自己。郑锐彬有点惊讶,但更多的还是欣喜。
  胡致邦闻言抬手摸摸自己的发带,笑笑:“谢谢。”
  两人随意地扯了一会皮后,郑锐彬接了通电话,揉了揉胡致邦的头站起身:“不好意思啊邦邦,有点事,一会再来找你。”晃了晃手机急匆匆地走了。
  胡致邦有点好奇他去做什么,迅速把画板收好往朋友那一塞小跑着跟上去。
  “那个...我喜欢你!你...”
  熟悉的声音从人工湖传来,胡致邦躲在灌木丛中,瞪大了双眸看着郑锐彬对女生笑得温柔,女生说了什么他已无心再听,他只觉得画面刺眼。他不信——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对郑锐彬异样的情愫。
  胡致邦看着郑锐彬收下了女生的情书,他不敢看了,后退着转身跑走。